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戴威版“真还传”又烂尾

时间:03-05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74

戴威版“真还传”又烂尾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ofo又有新消息了!不过,此番用户等来的依旧不是ofo退还押金的喜讯,而是ofo关联公司再被执行的噩耗。天眼查显示,近日,ofo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686万余元,涉及承揽合同纠纷案件,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不过,对于如今已满是伤痕的ofo来说,这则新添的执行信息似乎已激不起太多的涟漪。截至目前,ofo仅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这一家关联企业,卷入的司法纠纷便超过500起。而该公司的历史被执行人信息更是多达350条,累计被执行总金额达13.77亿元。此外,该公司目前关联的限制消费令数量多达285个,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数量达43起。尽管ofo早已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身为ofo创始人的戴威却似乎并没有打消创业的念头。去年5月,国内多家媒体报道了戴威赴美创业欲打造美版瑞幸的消息。但时至今日,戴威攒局组建的About Time Coffee似乎又遭遇了滑铁卢。面对戴威创业的又一次失败,数以千万计的ofo用户想要拿回属于自己押金的愿望再一次破灭。ofo再添执行信息,执行标的1686万余元让无数用户苦盼押金的ofo,再添新的伤痕。天眼查显示,近日,ofo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686万余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雷达财经了解到,前述这条执行信息涉及案由为承揽合同纠纷案件。2019年11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予以立案,本案原告为昆山慧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被告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及ofo创始人戴威。据该案后续公布的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指出,2017年10月,慧谷公司与东峡大通公司签订了四份《采购订单》,约定慧谷公司为东峡大通公司生产、交付共享单车3.2版本3万辆和3.21S版本11万辆,货款总计5220万元。慧谷公司已依约生产并交付了全部自行车,但东峡大通公司尚有余款1686.73万元未支付。2018年6月28日,东峡大通公司根据前述四份《采购订单》的履行及双方核算对账情况,向慧谷公司发出了《还款计划书》,承诺分六期向慧谷公司支付订单余款总计1686.73万元。然而,东峡大通公司并未按照《还款计划书》如期支付,且至慧谷公司起诉时仍分文未付。原告还表示,戴威作为股东兼实际控制人,同时控制着东峡大通公司和拜克洛克公司两家公司。但戴威一边利用东峡大通公司与慧谷公司签订自行车采购订单,对慧谷公司欠下巨额款项,另一边却将东峡大通公司运营的自行车租赁项目的收益交由拜克洛克公司收取,直接进入拜克洛克公司的收款账户。原告认为,如此财产混同行为,导致东峡大通公司的债务履行能力严重不足。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所规定的“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权利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形,拜克洛克公司和戴威应对东峡大通公司所欠慧谷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对于原告的观点,东峡大通公司答辩称,其不同意慧谷公司诉讼请求。根据现有证据不能看出慧谷公司向东峡大通公司交付多少自行车,也无法看出合同的履行情况。拜克洛克公司则答辩称,其不同意慧谷公司诉讼请求。其一,拜克洛克公司并非案涉合同主体,与本案无关;其二,拜克洛克公司不是东峡大通公司的股东,东峡大通公司也不是拜克洛克公司的股东,慧谷公司要求拜克洛克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而身为ofo创始人的戴威,也不同意慧谷公司的诉讼请求。戴威答辩称,其并非本案适格主体,戴威与本案无关,东峡大通公司是独立法人主体且是东峡大通公司与慧谷公司签订的合同,故戴威与本案无关。对协议履行的行为也没有法律关系,慧谷公司要求戴威承担连带责任适用法律错误。法院认为,慧谷公司与东峡大通公司签订的《销售订单》,内容均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均属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严格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合同签订后,慧谷公司已按照约定履行了供货义务,东峡大通公司未向慧谷公司付清货款,已构成违约,其应立即将所欠货款支付慧谷公司,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因此,对于慧谷公司要求东峡大通公司支付剩余合同款1686.73万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因为拜克洛克公司在无合同依据的情况下,直接收取东峡大通公司的经营资金,且在目前东峡大通公司对外负有众多债务而未清偿时未将所收取的资金返还东峡大通公司,东峡大通公司在此情况下亦未要求拜克洛克公司向其返还经营资金,该行为不符合正常的交易规则,法院认定东峡大通公司与拜克洛克公司之间存在利益输送、财产边界不清、丧失人格独立性的情况。因此,对于慧谷公司要求拜克洛克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不过,对于慧谷公司要求戴威对东峡大通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因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戴威个人与东峡大通公司之间存在人格混同的情况,法院不予支持。法院最终判决,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支付昆山慧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1686.73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前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虱多不痒,债多不愁”虽然这起标的1686万余元的执行信息让ofo的头上再度蒙上新的阴云,但当下的ofo似乎早已处于“虱子多了不怕痒,饥荒多了不发愁”的阶段。天眼查显示,作为此次被执行人之一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本高达15亿美元。截至目前,该公司共计卷入563起司法纠纷,其中该公司担任被告身份的案件数量为509起,占公司所有司法纠纷的比重超过九成。若按案由划分,该公司所卷入的司法纠纷中,数量排在前几位的案由主要集中在合同纠纷、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服务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劳动争议、运输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货运代理合同纠纷等。天眼查资料还显示,该公司的历史被执行人信息多达350条,累计被执行总金额达13.77亿元。截至目前,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关联的限制消费令数量多达285个,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次数达43起。此外,2019年6月,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 曾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提出破产清算申请。不过,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条的规定,破产案件由债务人住所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因此不予受理该破产清算申请。雷达财经注意到,ofo创始人戴威曾是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过,2018年10月,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戴威变更为了陈正江。据东峡大通公司当年发表的《关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公告》显示,为简化办公流程,提升工作效率,该公司因而对法定代表人进行了变更。据ofo介绍,陈正江于2014年年底加入公司,还是ofo的前五号员工。四年时间里,陈正江在公司一直担任重要职务,且当时陈正江是ofo中国区业务主要负责人之一。ofo强调,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不存在某些媒体所解读的“让位”一说,同时人事变更不会影响公司的任何经营和运营。作为ofo的创始人,戴威可以算得上是该共享单车品牌的灵魂人物。2009年,戴威考上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金融系。2013年从学校毕业之后,当其他同学忙着升学考研、出国留学或者找工作的时候,戴威却选择到青海大通县东峡镇支教一年。2014年,戴威回到北大继续攻读硕士学位。在读期间,戴威曾选择在一家投资公司实习,然而创业的念头却始终萦绕在戴威的心头。于是,仅仅实习两周之后,戴威便选择了离开,转而与4名伙伴一同开始了它们的创业征程。2014年7月,戴威拿到了来自北大校友100万元的投资。同年12月,戴威开始招聘员工。彼时,戴威的团队敲定了在深圳做租用山地车的产品。然而,100万的投资很快便被“烧光”了。之后,团队进行复盘得出结论,好的产品要找到消费者的真需求(need),而不是伪需求(want)。经过此轮复盘,戴威团队最终舍弃了骑游这一商业模式。在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的理念下,戴威和4名合伙人一同创立了ofo。ofo诞生后,曾一度是诸多资本争相押宝的宠儿。天眼查显示,成立至今,ofo小黄车共计获得过11轮融资,包括真格基金、经纬创投、顺为资本、小米集团、阿里巴巴、蚂蚁集团、滴滴出行等在内的明星投资方都曾参与ofo的融资。踩着共享经济的风口,ofo一路高歌猛进。2016年12月,ofo曾宣布日订单量超过150万,ofo借此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第一个日订单超百万的企业。2017年3月,ofo的日订单又率先突破1000万,同样是第一个日订单千万量级的共享单车平台。另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单车整体市场份额中,ofo以51.2%的市场占有率,位居行业第一。其中,城市覆盖数是第二名的3倍,单车投放量是第二名的1.6倍。不过,急速扩张的背后,戴威通过ofo所书写的光鲜创业史,却在2018年发生了重大转折。当年9月,因拖欠货款,ofo被合作伙伴凤凰自行车起诉;同月,有网友反映称,在使用ofo小黄车App时,充值押金或者退押金的时候被诱导消费。之后,又有媒体报道称,ofo小黄车的退押金周期再度延长,由原来的1到10个工作日延长至1到15个工作日……随着时间的流逝,戴威为ofo所建造的共享单车帝国崩塌得愈发惨烈,ofo的关联企业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曾经被评委“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的戴威也背负数十条限制消费令,而数以千万的用户还在为了自己的押金苦苦等待。据《中国城市报》报道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仍有超过1650万的用户在排队等待ofo退押金。据悉,ofo小黄车的押金分为两档,分别为99元和199元。若按照较低一档的99元/人的押金计算,ofo待退的押金总额规模至少也在16亿元以上。为了应对数以千万的“债主”,ofo小黄车更是“花招百出”。比如,ofo小黄车曾与网贷平台合作,之后又上线折扣商城,此后还陆续推出ofo返钱、拉好友退押金等活动,但这些活动不仅没能解决实质性的押金退还问题,还遭到用户的诸多质疑。几年时间过去,ofo用户苦苦等待的押金很大概率将彻底打水漂。雷达财经点击天眼查页面显示的ofo官网,目前已无法正常访问,甚至ofo的官方公众号还一度落魄到发擦边文章博流量的地步。而当雷达财经在部分应用商店搜索ofo小黄车时,也已搜索不到相关的App。雷达财经又尝试通过ofo的小程序进行登陆操作,但也因接收不到验证码而无法正常登陆。戴威版“真还传”,难迎Happy Ending去年上半年,伴随着在美创业的新动作,因ofo创业折戟而被人逐渐遗忘的戴威重新进入大众视野。据悉,戴威赴美创业的新项目是一家名为About Time Coffee的咖啡品牌。早在2022年2月,该品牌就已经在美国纽约落地,随后该品牌又在曼哈顿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开出四家连锁店。而在此番创业之前,在中美频繁游走的戴威还曾在西雅图开过一家主营充电宝租赁的创业公司。尽管戴威并非是About Time Coffee品牌明面上的CEO,且该品牌的CEO Marian Chen也透露戴威只是公司的小股东,并没有参与About Time Coffee的日常运营。但有媒体报道称,戴威才是真正帮助About Time Coffee攒局的人,是他帮这一项目的融资事宜牵线搭桥。天眼查显示,包括IDG资本、真格基金、唯猎资本在内的投资方参与了About Time Coffee规模达千万级美元的天使轮融资。值得一提的是,再度给予戴威新事业鼎力支持的真格基金、唯猎资本,此前就曾参与ofo的融资。此外,戴威本人还是唯猎资本其中一支基金的LP(有限合伙人)。雷达财经了解到,About Time Coffee的经营模式与大多数的饮品品牌类似。产品方面,About Time Coffee出售有意式咖啡、Boba特调、气泡水等饮品,同时还出售面包等餐食。而About Time Coffee的产品定价也相对亲民,与星巴克差不多容量饮品高达5美元及以上的定价相比,About Time Coffee 2美元至4美元的定价更为低廉。为了拉新,About Time Coffee还曾推出新注册用户可以享受5杯免费饮品的福利。不过,更换赛道后的全新尝试,并没能帮助戴威东山再起。仅仅在国内媒体报道戴威咖啡创业进展后的没多久,About Time Coffee便传出了项目遇阻的消息。据界面新闻报道,去年5月,其从多方独立信源获悉,戴威进军美国咖啡市场的全新创业项目About Time Coffee运营已经陷入困境,资金链遇到瓶颈,整个项目接近停运边缘。雷达财经注意到,此前About Time Coffee还曾在小红书平台进行过宣传。不过,该账号所有动态中互动量最高的,却是其于去年2月发布的首条动态,但截至发稿这条动态的点赞量也未能破百。这条动态的评论区下方,至今还能看到个别网友向戴威讨要押金的评论。而自去年6月8日更新最后一则动态后,About Time Coffee的同名小红书账号便未再发布新的动态。另据媒体报道,About Time Coffee的Ins账号自去年9月29日后也未发布新的动态。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截至去年12月中旬,About Time Coffee仅剩纽约麦迪逊大道一家店营业,其余四家均显示“已永久关停”。《中国企业家》还从接近戴威的知情人士处获悉,戴威目前人已回到北京。虽然多次创业均以失败告终,但戴威仍十分关注商业领域的动态。Keep上市时,戴威在朋友圈发来祝贺。英伟达发布“最强AI芯片”H200之际,戴威高呼“太炸裂了”。哪怕是瑞幸和茅台的联名,也让戴威发出“美酒加咖啡,太可以了”的感慨。不过,相比戴威的新创业项目进展到底如何,ofo用户们或许更加关心自己的押金何时能够退还。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戴威版“真还传”上演HE(Happy Ending)结局很难给出具体的时间表。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