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上海房价下跌失控,年轻人开始掀桌子

时间:03-1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35

上海房价下跌失控,年轻人开始掀桌子

这两天,看到一个B站的视频。内容是一个上海交大的学生,每天都要去某APP看上海二手房均价。说看上海房价每天都在下跌,是他每天最大的乐趣。在上海房价下跌失控的当下,这视频有掀桌子的感觉,不过他说房价跌了以后,他觉得眼睛也有光了,人生也有希望了,可以买个80平的小房留在上海了。他这个想法应该代表了大部分00后的真实想法,而我也感受到了年轻人的天真浪漫。从结果上说,我觉得00后这代年轻人是能如愿的,也就是房价一定会下降到他们靠工资能买得起80平米小房的程度。但这却并不一定是幸福生活的开始,更加有可能是悲剧生活的开端。要理解这一点,就要理解社会的游戏规则,因为一层一层的难度系数和代价都在锁死着不同的人。你的认知,最终会被筛选到其中的某一层,而这就代表了你最终能赚多少钱。赚多少钱,并不是靠劳动熬出来的。这么说可能比较抽象,让我们切换到年轻人对手盘的角度来考虑。我们过去说过,财富的本质,是对他人劳动的索取权。或者说,财富,就是为了解决劳动的跨时间周期交换而产生的。年轻的时候,我们付出劳动,并拿其中一部分和别人进行劳动交换(也就是当期消费),剩下劳动结余用来购买资产储存起来。就变成了我们的财富。但这里的储存,并非真的能把劳动存起来,而是社会金融系统维持的一种庞氏。也就是说,我们购买资产时,由于一买一定对应着一卖,卖给我们资产的,也就获得了我们的劳动。而这些劳动一定在当期被消费掉。这是因为,除了基建,专利等劳动成果以外,劳动是无法跨周期保存的。比如我们生产的农产品,工业品,都有保质期,无法在几十年后使用,而服务业更是立即会在当下被消费。而我们所谓的财富,只是当下劳动供给和资产供给互相博弈形成的均衡价格。也就是说,你的财富,只是在当下值这么多钱(劳动),如果你想在20年后卖出资产,就要看20年后劳动供给和资产供给的博弈结果。20年后的劳动供给越多,你的财富就能换回越多的劳动。而这,也就是资产升值和贬值的核心底层逻辑。一般来说,我们持有的最大类资产,就是房产。所以房产升值的核心,在于提升未来的劳动供给,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对年轻人进行的围猎和卡位。所以,如果想要你的房产长远保值,你就得让尽可能多的年轻人能留下来,这些都是未来潜在的购买力。如果他们都留不下来,那就玩不动了。这就是我前面所说,上海房价,长期看一定能下降到名校生能买得起80平小房的程度。因为这是让年轻人留下来的第一步。但降到这个程度并非是有什么阴谋论,而是市场博弈就会导致这个结果(限于篇幅关系,这一点不展开,大家自己理解)。但一个年轻人通过买房的留下,并不代表万事大吉,这只是万里长征开始了第一步。因此从对手盘的角度考虑,就是对于留下来的人,也要尽可能地激励其支出劳动。如果他躺平,那么他的购买力预期也是很有限的。而激励方法,从外界和内在两个层面,我们可以总结为:法家锁喉,儒家捏肋!一个是强制性的,外界的压力,我们称之为法家锁喉。比如置换房屋,生养子女,都需要消耗他们巨大的劳动支出,这就使得他们不得不努力加班以维持劳动输出。而另一个是内在的,精神上的PUA,我们称之为儒家捏肋。比如各种鸡汤文。以下就是一个例子。如果你干了这碗鸡汤,你就又能支撑着自己继续输出了。通过外在和内在双方面的激励,年轻人就能极限提升其劳动输出,其对手盘也就获得了最大的劳动供给,而这,将支撑起其房产的高昂价格。资产性收入,这个名词听起来很美好。但每一份资产性收入,都是以他人的劳动支出为代价的。虽然残酷,却是事实。我们举个例子来说吧。近些天我收到很多有关房产投资的提问。大部分是问投资前景的。比如上海前滩的房子未来能升值吗,上海大宁未来又会怎么样。对于这类问题,就从我在前文中提到的几个方面去评估就可以。比如我过去提过的成都高新区。首先,年轻人买小房很便宜,可以留下来,韭菜的种子已经有了。其次,高新区的人均工资是成都市最高的,高薪互联网公司是成都最多的,比如阿里腾讯支付宝抖音。而在互联网这种PUA氛围下(比如“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等等),打工人的劳动输出效率能达到最高。也就可以获得最多的劳动结余。那么,如何围绕着这未来预期的劳动结余进行围猎呢?你只要提前买下他们心中种草的高新区改善房,最后在周期顶部(主力打工人到40岁时)就能通过交易收获其全部的劳动结余。这个,就叫房产投资;它一定是围猎对手盘的。反之,为什么上海陆家嘴的楼盘会成为近20年上海涨幅倒数第一,因为最初的价格,就已经很贵了,韭菜根本就留不下来。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现在的上海前滩。但是,我写这篇文章,重点并非是要讲述卡位年轻人的方法论。而是以对手盘的视角,来阐述年轻人最被觊觎的,到底是什么。对,就是你的劳动。知道了这个,我们才能反卡位。好了,现在我们把视角再切回到年轻人一侧。我们知道,京沪的工作勤奋度,是全国最高的。大家应该还记得当时的疫情流调,北京的案例有多么的励志。北京的劳动输出全国最高,生育率却全国最低,这个就尴尬了。生育率低的隐藏含义,是育儿方面的平均支出低,包括金钱成本和时间成本。这样,也就能最大程度的获得劳动结余。但这个劳动结余,又去了哪里呢?答案就是房价。北京打工人的工资可能比成都高50%,但房价却要高3倍。这其中的差距,全部要靠劳动去填补。而北京打工人之所以愿意这么做,是因为他觉得赚来的钱也没花掉,只是换成了房产这种财富方式得以保存。但这套认知里面却有一个隐藏的BUG。也就是我们前文所说,房产价格,是劳动供给和资产供给博弈形成的平衡态。我们假设现在一个90年生人要买房,他今年34岁,正处于收入达峰的年龄,但90年生人总共有2400万,是几十年来人口出生数的极高位。这就使得劳动供给十分充分,房价位于历史周期的极高位。但等这个90年生人65岁退休了。届时30多岁的打工人就是现在的20后,出生人口数不足1000万,劳动供给十分匮乏,房价会处于历史极低位。这就使得这个90年生人辛苦劳动换回的房产,在跨期保存财富的维度来说,就是一个笑话。既然如此,那么面对法家锁喉,儒家捏肋的困境,年轻人又该怎么做呢?1 针对儒家捏肋:当你感觉累了,倦了,你最应该做的,不是像前文中PUA的那样去凌晨的大街上,去看那些比你更累的人。而是应该立即去休息。当你今天做到了最好的表现,它也不应该是你明天最低的要求,没有必要把自己逼的那么狠。即使你严格要求自己当了公司最好的零部件,等零件用旧了,会有零件的末位淘汰制度,在中年危机时将你淘汰。并且,从根本上,你要赚大钱,靠的是风口,机会和认知,而不是当零件熬出来的。我过去在支付宝上班,发现每天工作卷到晚上12点之后的大有人在,也没见有谁真的能发财。如果觉得努力工作,脱离舒适区,提高对自己的要求,就能实现事业成功,那就是认知缺陷了。2 针对法家锁喉:在当下人口出生高峰85~90生人正进入劳动力壮年,叠加京沪的人口控制导致的宅地低供给。导致现在必然就是未来几十年的房价历史最高值(以劳动衡量)。你现在花100个人月劳动量换来的平米数,30年后可能都换不回年轻人20个人月的劳动量。所以呢?如果你能依靠风口和机会很轻松地赚钱,那么买个好房子也无所谓。但如果要靠付出巨大的辛苦和劳动,那么就算了。买不起上海内环可以买外环,买不起外环可以去苏杭。重要的不在于你在哪个城市生活,重要的是你别成为对手盘的干电池。后记: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看花怎么开,水怎么流,是为了体验人生的。而不是要励志地去强迫自己劳动输出的。你的超额劳动输出,正是对手盘的利润。而你买下的房产,在低容积率宅地不断被新增供应,并叠加人口减少的大背景下,要跨期保存财富,实则是困难重重。至于如何跨期保存财富的方法论,那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